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念舊
發佈時間:2020-11-11 10:45:18

□程倩

  我發現,年紀越大,越喜歡回憶以前的事情。書上説這叫“念舊”,相比期待未來的事情,我覺得懷念從前會更有安全感。

  “從前”,意味着美好的回憶,只要想起從前,總會有一股暖流在心頭劃過。

  聽一首老歌,看一部舊片,翻翻娃小時候的相片,看看同學之間相互來往手寫的祝福明信片。去童年度過的地方走一走,會會舊友聊聊小時候的趣事……或者,重温一下人聲鼎沸的地攤夜市,買上一兩件舊時光的東西。

  我不知道現在這個時代,還能不能找到收件人,把遲到的祝福傳遞給他。家裏珍藏的幾本小人書,就像倒放的進度條,把時間拉回到上個世紀。

  奶奶家的古董掛鐘會在整點“鐺鐺”地響起來,從前的時間慢,時針和秒針一起賽跑。陽光透過老房子的屋頂瓦片縫隙斜射進來,晃過我的臉,我一覺醒來,外屋飄着稀飯和大餅油條的香味,我知道爺爺買早餐回來了。過了一會,嬸嬸的大嗓門在弄堂裏響起來,我也知道是嬸嬸每日的買菜必備課結束了。路旁的磁帶機唱起歌來,小販又開始了一天的營業時間。家附近的學校響起了喇叭的聲音,孩子們的一堂課又結束了。

  還想起初中的英語老師——徐老師。徐老師教我們的時候是個漂亮年輕的杭州美女,雙眼皮大眼睛,白白的皮膚,那時候在我心目中就是一個高不可攀的女神。她總是提着笨重的磁帶機,一遍又一遍地在教室裏播放聽力練習,還要管那幾個喜歡搗蛋的男同學。我最討厭的數學課,現在想來其實也沒那麼難,那時候書本上做不出來的數學難題,要比生活裏的難題簡單許多。

  長大後的我在街邊小販一地的磁帶裏,找到了喜歡的字眼:我可以抱你嗎,愛人。如果能回到從前,我一定要用這盤磁帶向喜歡的人告白。

  小時候,我喜歡毛絨玩具,特別是小熊。什麼樣的小熊不重要,重要的是擁有一隻可愛的毛絨小熊,可以玩過家家。那個可以坐在牀上玩一下午娃娃的小女孩,永遠停在了記憶裏。

  用竹子做成的曬衣杆,有丫枝的那種,奶奶在上面擱一根不粗不細光滑的毛竹曬全家人的衣服,要比現在可以搖動的曬衣杆還來得簡便實用。弄堂裏掛滿各式各樣的衣服,似乎增添了人氣。

  那時候的手持DV,偏黃的色調和粗糙的像素,給畫面濾上了一層純天然的復古感。港台劇裏總能看到幸福的一家人在DV畫框裏歡笑幸福的鏡頭,如今的照相設備更先進,相冊裏卻沒有了一張全家福。以前的人們,把玩的東西很多,玉器、茶壺、紙扇、裝訂書……不像現在,每個人除了拿着手機刷抖音,不知道怎麼找樂子。還有老家僅剩的幾件算得上古董的桌椅盆碗,在時代的變遷裏,變得黯淡失色,失去了那個時代該有的光澤和魅力。

  回到從前,那只是一種美好的奢望,除非有時光隧道可以穿梭。雖然我知道,人始終是要學會向前走的。但我依舊是個長情又念舊的人。
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葉青 姜智榮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