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茶人
發佈時間:2020-10-31 09:21:58

盧燕敏

  提起“茶人”的外號,王國山大笑。他眯眼,笑言:“不錯,符合我。”

  王國山是鳩坑鄉青苗村人,祖祖輩輩以茶為生。八十年代末出外打工,原以為從此跳出農門,殊不知依舊被分配到農場種茶。好在他對種茶熟門熟路,不久就提拔為種茶組的組長。每年春節,王國山都回老家,除了看望父母,他也關注起了鳩坑茶。打小就知道,鳩坑茶從唐代起就是皇家的貢茶,不僅名聲響亮,還遠銷海內外,直到抗日戰爭時期才衰落。後又因為交通和信息的閉塞,這“養在深閨”的鳩坑茶更加“無人識”了。同是種茶,異鄉的茶園生機勃勃,而家鄉的茶園不見起色,王國山不由暗自嘆息。

  畢竟來自茶鄉,對茶葉的見地遠勝其他人。農場領導很快發現了他這個人才,將其調入銷售組。於是,開始天南地北地跑,眼界也漸漸開闊。九十年代,茶葉市場開放,王國山在北方銷售時,竟然發現了鳩坑茶,並且很受歡迎。如同發現了新大陸,驚訝之餘,興奮不已。回來,王國山尋思何不趁開放的東風,把鳩坑茶推銷出去。這時,老家傳來消息,茶農實行承包到户自產自銷了。機不可失,時不再來。他馬上聯繫鄉親合辦茶廠,一個負責做茶,一個負責銷售。他們找廠房,買茶機,大張旗鼓辦起了鳩坑鄉第一家機械製茶廠。

  談起這段經歷,王國山感觸頗深。他説,那個時候幹推銷全憑一張嘴和兩條腿,只要背上茶葉樣品,哪裏都去。慶幸的是,苦沒白吃,累也沒白受,銷茶的路上結識了一位古法制茶工藝的傳承人——陳老。兩人十分投緣,年紀相差一輩,可共同的愛好消弭了他們之間的代溝。當即,王國山就邀請陳老去鳩坑。當看到“半山滿是茶”的景象時,陳老激動得手舞足蹈。他高興地説:“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我準備生產的紅茶,需要的就是這種原生態有性茶種。”接着又説:“鳩坑優越的生態環境,孕育出了優良的茶樹品種,我相信這裏的茶葉,絕對有它獨特的口感和鮮香。”

  一語點醒夢中人。2001年,王國山回鄉創業,在千島湖茶葉市場租下一間門面,專銷鳩坑茶。他四處聯繫老顧客,請他們來千島湖,帶他們看山裏茶園,極力推廣鳩坑茶。毛尖品質高貴,毛峯入口濃醇,每個品種有每個品種的特點。貌相如何,優劣好壞,茶葉的真諦,在三十多年的茶葉經銷中,早已與王國山的人生相融。

  2010年,鳩坑上馬紅茶。王國山大量收購送往北京茶葉市場陳老的門店,沒想到一上市就得到青睞。陳老在電話裏歡叫:“你那裏的紅茶,我全包了!”

  “做茶要像做人一樣。”這句話是陳老剛認識王國山時就告訴他的。所以,這麼多年,他一直把這句話記在心裏,想忘都忘不了。

  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葉青 姜智榮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